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创业 > 创业学院 >  正文信息

WiFi万能钥匙“野蛮成长”记:三度濒临解散 4年9亿用户 它为什么能熬过来?

  2017-06-15 08:45:00  来源:微信公众号:无冕财经  我来投稿  我要评论

 

  摘要:顺着指引,张发有来到一间很大的办公室。进门后竟然是一个套间,秘书在外边办公。他困惑地又往里走了两扇门,来到陈大年的办公桌前。他恍然大悟,原来WiFi项目是院长亲自提出的。

  根据猎豹全球智库截至2016年12月25日的最新统计显示,2016年中国市场上排名前十的App几乎已经全部归于BAT旗下。

  除了WiFi万能钥匙。它的功能非常简单:打开软件——找到附近的已经被共享的WiFi——连接上网。

  不管从装机量,还是活跃度来看,作为一款WiFi共享工具,它仅次于腾讯的两大杀手级社交App,排名全榜第三。

  截至2016年6月,WiFi万能钥匙全球总用户量突破9亿、月活跃达5.2亿,用户分布在全球223个国家和地区,在全球可连接热点4亿,日均连接次数超过40亿次,公司已经保持连续4年盈利。

  WiFi万能钥匙背后的公司叫上海连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隶属于掌门集团之下。老实讲,它是一款相当神秘,而且充满故事的产品。

  说它神秘,是因为WiFi万能钥匙是从盛大创新院孵化出来的,并且是时任院长陈大年自己提出的项目。

  陈大年是谁?盛大集团陈氏二兄弟之一,陈天桥的弟弟。

  说它充满故事,又因为这是一个几经波折的项目。三度濒临解散却又起死回生,成为盛大创新院留给移动互联网的一大念想。

  为什么我们要在当下来分析 WiFi 万能钥匙?因为它几乎是中国式移动互联网产品的缩影。

  享受智能手机的红利、趟过广告流量的浑水;跟随2015出海的浪潮、转入大数据掘金的未来。

  更传奇的是,通过盛大创新院,它还连接着中国最早一代互联网企业家的身影。

  在这个创业故事越发无聊,走量而不走心的时代,我们庆幸还能见到这样生生不息的创业理想,以及许久不见的野蛮生长。

  WiFi万能钥匙的成长密码

  李磊的老家是河北唐山的农村。有一次回老家,他的一个亲戚兴冲冲地拿出手机凑到跟前。

  “哥,给你看个特别牛逼的软件。可以免费联网,叫 WiFi 万能钥匙。”

  李磊差点没笑趴下。他回了一句:“你知道这软件是谁做的吗?”

  2011年,从清华工业设计系研究生毕业后,李磊以校招“四大牛人”之一的身份进入盛大集团。机缘巧合来到WiFi万能钥匙的项目组。而现在,他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。

  自打WiFi万能钥匙的用户量开始爆炸式增长之后,李磊碰到类似的“推荐”已经有过好几次了。想来并不奇怪,碰到好用、好玩的软件,谁都想在朋友面前装一次逼。

  

 

  ▲ WiFi万能钥匙位列2016年度中国市场APP排行榜第三名。

  WiFi万能钥匙乘着智能手机增长的东风,顺利成为拥有9亿用户量的超级App,背后的成长密码也无非是(行业通用的)这四条。

  能不能装逼:这个是口碑传播和新用户增长的关键;

  是不是高频强需求:天气是强需求,但是不够高频,一天瞄一眼足矣;

  是不是长时间需求:脸萌、足记是好产品,但头像会懒得换,大片会拍腻;

  愿不愿意付费(隐藏属性):付了钱,再烂也得咬牙用。

  创新院与第一行代码

  WiFi万能钥匙真正的起点是在盛大创新院。

  盛大创新院其实是盛大集团在2008年设立的一个内部研究院。据说,它以高出同行50%-100%的工资招募大量互联网的科学家,孵化未来的项目。

  最鼎盛的时候,盛大创新院中每天都会出入很多私家车。许多科学家不管经过什么车,都会敲车窗,然后往里面递企划书,极有可能这样就会拿到天使投资。

  陈大年是盛大创新院的院长。2008年,他刚经历完带领盛大游戏分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敲钟时刻。为了寻找“赚钱”之外的人生意义,创办了盛大创新院。

  创新院中一度有50多个产品在同时研发,不起眼的WiFi万能钥匙并没有享受多少好的待遇。毕竟连接WiFi这件事,对科学家来说是无关痛痒的,大家更喜欢高逼格的产品。

  比如当时有一款数字指纹识别系统,可以给每一篇文章编写数字指纹。只要发现有人抄袭,马上就有人报警,还会主动联系索赔,解决了困扰学术界的一大难题。

  不过,与很多项目是经过头脑风暴诞生不同的是,WiFi 万能钥匙是陈大年提出的项目。

  很多年来,现任WiFi万能钥匙轮值总裁的张发有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普通的程序员。

  来到盛大后,张发有先在家庭娱乐事业部工作,做类似Xbox那样的一体化解决方案。因为那个时候,陈天桥判断家庭娱乐会是未来的消费入口。

  后来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,因为理念超过了现实(主要是网速),家庭娱乐中心的项目最后夭折了。

  正巧这时,盛大创新院副院长郭忠祥找到他,说是创新院有个叫WiFi共享的项目,要不要试一下。“空窗期”的张发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老郭当即非常高兴,让他去找项目负责人。

  顺着指引,张发有来到一间很大的办公室。进门后竟然是一个套间,秘书在外边办公。他困惑地往里走了两扇门,才来到陈大年的办公桌前。

  张发有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WiFi项目是院长亲自提出的。当时,陈大年对他画下的“大饼”是:WiFi共享的目标,是让天下所有人都可以免费上网。

  事实证明,郭忠祥推荐给他的并不是一份美差。

  张发有刚刚加入项目组的时候,团队尚且有产品和技术两个人。结果他入职后的两个月内,产品和技术都走了。

  这个实在不能怪他们,因为盛大创新院的slogan就是“每个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”。其实在这两位仁兄离开之前,已经有两拨团队整体离开了。大家实在是对研究如何连接WiFi提不起兴趣。

  如果换作其它产品,WiFi万能钥匙可能就此陨落了。幸运的是,陈大年本人十分坚持。最终,这个项目等来了张发有,他为今后的WiFi万能钥匙写下了第一行代码。

  差不多在张发有做出产品demo之后,李磊从盛大的总裁办调入了项目团队。

  总裁办工作的一年时间里,李磊主要协助负责盛大在移动端的布局。实际上,盛大在很早就提出了移动战略,当时投资了早期的安智市场、墨迹天气、虾米这样的先行者。那时,创新院还鼓励程序员都去学安卓开发。

  因为业务的关系,李磊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和创新院打交道,还管过两三个产品,像是文件管理器、流量节省大师,还有手机同步助手。

  没过多久,他正式加入了WiFi的项目。虽然产品已经有了demo,可那却是一个完全属于程序员的产品,没有任何界面设计可言。

  清华大学工业设计研究生毕业的李磊见状,有点忍无可忍,他一手揽下了UI设计和运营的两大重任。结果呢?玩转3DMax建模的李磊完全搞不定跨领域的平面设计,好多人看到产品就问:这界面是谁设计的?这么丑!

  盛大创新院差不多在2012年解散了,但是陈大年依旧没有放弃这个项目。他带着张发有和李磊为核心的Wifi万能钥匙成立了新公司——连尚网络,后来连同其它几个项目,一同并入掌门集团。

  只做“连接”这件事的前三年

  在公司独立后,陈大年把办公地点搬到一个位置偏远,且被废弃的居委会里。这就像一个独特的文学意象:代表着WiFi万能钥匙不为所知,独立发展的三年。

  这三年中,有两个关键词可以概括公司的发展:慢且专注。

  从第一版App诞生以来,WiFi万能钥匙在很长时间里几乎只解决一个问题——连接WiFi,甚至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,被研发团队拆解成了12个步骤。

  这12步里的第一步是探测信号。

  张发有发现,如何判断一个信号是不是真的足够让用户上网,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可能人们想当然的以为三格信号比两格信号强,其实真实情况复杂得多。

  他和李磊找了大量的机器做适配工作,研究如何匹配才能达到一个最优的算值。有时因为用户位置的关系,信号始终不够好,他们直接在软件中提示用户,可以往某个方向走几步就能连上了。

  后来,他们开始给信号贴标签。虽然同一地点有很多WiFi备选,但通过一些历史数据可以看出来,有些WiFi的速度很快。这时候,他们就标注一个“极速”。然后这个WiFi的连接率就会大幅飙升。

  这仅仅是第一步探测信号,但恰恰是用户的绝对刚需。做好了,可以成为产品快速从市场脱颖而出的关键。

  有一次某品牌发布了一款新型号的手机,结果公司隔天就收到很多该型号手机的用户反馈,意思是WiFi连接成功率极低。张发有立马组织技术人员排查原因,发现是App和手机的WiFi模块不兼容。想了半天,他们直接给厂商打了电话,最后解决了问题。

  除了解决连接的问题,陈大年以“慢且专注”的态度还否定过一些初创团队不合理的计划。

  因为缺少专业的UI设计师,WiFi万能钥匙的1.0版本和2.0版本界面都很土。刚巧,那段时间国内的App流行起了换皮肤的功能。

  初创团队望着那些瞬间五颜六色(杀马特)的 App,心动了。向陈大年提建议要不要加入换肤功能,后者瞬间拍死了这个想法。

  还有一次是2013年,WiFi 万能钥匙的日活已经达到1000万了。在那个智能手机刚刚开始普及的年代,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数据。毕竟,据称大众点评当时只有400 万的日活。

  团队一看,App已经超越一些老牌本地服务公司了,就开始琢磨商业化的事情。这个想法同样被陈大年驳回了。

  不过,陈大年的理由非常振奋人心:这是一款能够爆发的产品,天花板远远不止 1000万,谈商业化实在太早!

  与生俱来的流量和盈利

  虽说不急着考虑商业化,但其实在坐拥巨大流量之后,WiFi万能钥匙早早地就盈利了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,WiFi万能钥匙就像任何早期产品一样,与有意投放广告的App联系,然后用一整个页面组成一个“百宝箱”(多么熟悉的名字)。

  不过,李磊很快发现这类广告有两个很大的问题。第一是这些App的质量无法保证,大多火速烧一阵钱就消失了,反而留下WiFi万能钥匙来背锅。第二就是广告主都在扣量。

  

 

  WiFi万能钥匙早期的广告页面。

  因为最终的注册安装激活都由对方说了算,导致广告主普遍会把实际的导流量说得低很多,最严重达到70%。

  刚开始人少,李磊还没时间管这事。直到第一年年底他开始反思这种合作的问题。刚好那年他去外边参加了不少会议和活动,听说业内成立了两个广告联盟:百度主导的百度联盟和腾讯主导的广点通。

  简单来说,就是由联盟来联系广告主,再对接给各个流量平台,这样就回避了平台和广告主扯皮的情况。

  李磊立马和两家都签订了协议,他打得算盘是,哪个联盟给的单价高,就把流量给谁多一些,完全是手动迁移。

  可过了一阵,他发现两家的单价开始不约而同地降低,简直像商量好的一样。结果还是和之前扣点差不多。李磊也够狠,一气之下索性都停掉了合作。

  “把这块收入切掉,我们不要了。”

  结果,两大联盟当然不舍得眼睁睁看着这个流量怪兽逃走。于是,大家开始坐下来协商,保证一定的单价,就这样又维持了一段时间。

  到后来,市场越来越规范。2015年底,出现了技术驱动的移动广告平台。

  它在后台接入了百度联盟、银城、快果这样的广告联盟,一旦流量平台有了新的广告位,它让各个联盟自己竞价,价高者就可以获得流量。

  这么一来,算是彻底解决了扣量的问题。整个2016年,WiFi万能钥匙的流量广告收入几倍增长。

  关于安全的质疑

  龚蔚对于“黑客教父”这个说法非常头疼,因为对许多人来说,“黑客”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词语。他更愿意叫自己安全从业人员。

  1999年,龚蔚率领黑客组织“绿色兵团”成立上海绿盟信息技术公司,开始了在互联网信息安全领域的工作。后来,他还先后就职于外资企业ISS(中国)、CA软件(中国)创建安全事业部。

  与此同时,龚蔚很早就知道陈大年,早到那时候还没有QICQ,更别提什么QQ 了。那时候,他在上海热线下一个叫Delphi(一种编程语言,虽然现在用的人不多,但在当年非常火)的聊天频道认识了陈大年。

  一直以来,他的梦想不是做什么教父,而是希望在信息安全领域培养出更多的人才。不过,直到2015年,他越来越意识到,如果仅仅是停留在安全领域,不管是做甲方还是乙方,视野都显得太窄了。

  龚蔚渴望一个更大的平台。

  巧合的是,随着用户量级越做越大,WiFi万能钥匙惹来了很多争议,而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安全性。不管是连接一个陌生WiFi,还是把自己的WiFi分享出去,不少用户都在后台询问,自己的隐私会不会泄露。

  因为十几年前埋下的伏笔,2015年,龚蔚正式宣布加入WiFi万能钥匙,出任首席安全官。

  他一进入公司,带着过去20年的经验,马上从业务层面开始设计安全防范的对策。总体来说,分为三个层面:

  第一是事前,用户在连接一个 WiFi 之前,提前判断是否有潜在的风险,在浏览列表给出提醒;

  第二是事中,时刻检查连接的环境是否安全,启用一条独立的安全隧道,来加密个人信息;

  第三是事后,安全团队与众安保险达成合作,启动了安全险机制。只要用户用了事前保护,如果还是被窃取了信息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可以申请理赔。

  只不过这一年半以来,WiFi 万能钥匙还没有收到过理赔申请。

  未来属于场景化

  当连接成功率超过75%,同时网络安全也有保障后,张发有觉得可以做一些其他尝试。除了继续坚持深耕“连接”,团队开始尝试个性化内容推荐。

  这是一个巨大的“升级”,意味着WiFi万能钥匙从工具软件向内容分发升级。

  随着第一版发布,内容阅读量直接破了千万,这给张发有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  不过,单单就内容还是不够。内容可以增加使用时长,但变现逻辑仍旧是流量广告。WiFi 万能钥匙最海量的数据是LBS地位的,用时髦的话说——就是场景。

  团队很快就意识到了流量变现实现突破的关键。

  

 

  WiFi万能钥匙推荐的内容截屏。

  如今的消费者假如出现在购物中心,广告主根本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哪里。不过一旦连接上WiFi以后,就可以判断他们是在喝咖啡还是吃饭。这时候及时推送一张优惠券,很难定义这是广告还是服务。

  同样,大数据可以判断用户出门在外还是在家,后者情况下就可以推荐上门的 O2O的服务。

  服务是现成的,而大数据的作用在于个性化的相关推荐。

  内容逻辑同样适用在场景化思维中。如果系统判断用户在互联网公司,就可推送更多科技财经相关的内容。在家里则是娱乐和八卦。

  换言之,场景化的横向是内容,纵向是服务,一切基于用户的LBS大数据。这是属于WiFi万能钥匙的未来。

  分享和互助的文化母体

  李磊手机里最活跃的一个微信群,还是那群盛大创新院的老同事,像一个大家庭一样,每天都聊得热火朝天。

  WiFi万能钥匙的公司守则里写着:当公司和家庭出矛盾的时候,一定要选择家庭。2017年,公司给每个员工放了一个月的假期,专门用来陪家人和孩子,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考虑到不少人是农村出身,只身跑来大城市打工,公司给他们的父母单独发一分公司。父母拿到的“工资”分别占据子女收入的10%。当然,这笔钱是另外算的。

  这时候,有些父母就会语重心长地说:孩子,你要好好干,这家公司真的很有前途。

  李磊和陈大年共事多年,他对这种公司文化再熟悉不过。

  陈大年曾经也是拼命三郎,但最终吃苦的还是自己的身体状况。从那之后,他对工作的态度就变了,也是从那时孕育出了盛大创新院的母体文化。

  现代管理大师德鲁克曾经说过,管理的本质是激发员工的善意。

  从盛大创新院继承下来的分享、开放、互助以及目标性,这些是可以超越996工作制,让公司能够在市场中竞争的武器。

关注创业、电商、站长,扫描中国站长网微信二维码,定期抽大奖

    点赞 投稿指南 专题页面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:
    作者:

    图文推荐

    1 2 3 4
     
     

    信息推荐

    文章推荐

    分类排行榜

    专栏文章

    更多>

    服务推荐

   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